【環球時報綜合報道】緬甸多家媒體7日報道稱,緬甸政府軍日前在北部少數民族武裝控制的克欽邦境內採取“閃電行動”,逮捕102名非法伐木的外國人。或許是希望降低事件的敏感度,緬甸軍方在披露這一消息時沒有點出這些“外國人”的國籍。但有媒體透露,“據信其中大多數是中國公民”。正在緬北採訪的《環球時報》記者通過多種渠道進一步證實了該消息。此外,記者7日還接到一些求助信息,求助人稱其在緬北經商的家人“失聯”數天。克欽獨立軍等少數民族武裝則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緬軍這一突然行動可能不止打擊非法伐木這麼簡單,或許是緬軍在北部地區對少數民族武裝採取進一步行動的由頭,也可能是與克欽獨立武裝等緬北“民地武”搶奪資源。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7日在記者會上表示,目前中國駐緬使領館正在核實瞭解情況,並將會同緬方妥善處理此事,“我們也希望並相信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將得到保護”。
  大批人員及車輛被抓扣
  40多歲的福州黃姓商人是去年12月末與國內親屬“失聯”的。他兒子7日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家裡老人病重想叫他回來,他就在QQ上回了一下‘不在國內’,但那之後多個親戚想聯絡他都沒有回應,也沒有其他聯絡方式,而他是在克欽邦做玉石生意,我真擔心他的安全。”
  《環球時報》記者從緬北多個消息渠道得知,緬甸政府軍從去年12月起先是在緬北克欽地區採取行動打擊玉石走私行動,接著又於今年1月2日至4日在克欽集中打擊非法伐木。據緬甸《每日鏡報》等媒體報道,先是緬軍偵察機發現有人在克欽邦地區從事非法伐木活動,並將盜伐木材偷運出國境銷售。緬軍隨後派軍隊進入山區進行抓捕,行動從1月2日持續到4日,共逮捕122人,其中緬籍人員20名,外籍人員102名。這次抓捕行動還查扣大約470輛各類車輛,其中包括447輛運木材的卡車,4輛起重機運載車,4輛帕傑羅越野車,4輛北京吉普等。緬甸軍方還在伐木營區搜出680片麻黃素、6包生鴉片以及1.2萬元人民幣和克欽獨立軍一名負責經濟的准將簽名的伐木許可證。
  緬甸林業部副部長在接受採訪時稱:“緬甸政府從去年4月起就禁止原木出口,而北部地區的非法砍伐卻仍在進行,主要因為那裡是反對派武裝控制區,我們的林業執法人員根本無法抵達,所以只能靠軍方進行打擊……”
  這起事件也受到不少國際媒體的關註。美聯社6日稱,緬甸國防部沒有明說這102名外國人的國籍,但表示非法伐木是在靠近中緬邊界的克欽邦進行的。4年前,克欽軍曾與政府軍在此爆發衝突。報道還稱,中國經濟繁榮和製造業的發展使得中國木材需求不斷提升。這也導致非法木材進口上升,特別是名貴的紫檀和柚木。近期官方數據顯示,緬甸森林覆蓋率已從1990年的57.9%下降到2005年的47.6%。近年來緬甸打擊木材走私的努力據信減少了木材走私數量。關註緬甸新聞的伊洛瓦底新聞網稱,緬甸政府對克欽邦的木材交易下了重手,緬甸國家媒體周二開始公開批評叛軍協助跨境非法木材交易,102名被抓外國人據信多為中國人。
  克欽獨立軍和果敢民族民主同盟軍多個渠道向《環球時報》記者表示,遭逮捕的102名“外國人”幾乎全是中國公民,而克欽獨立軍的一名軍官也同時被緬軍扣押:“現在所有人都拘押在政府軍兵營內,處境並不樂觀。”克欽獨立軍聯絡官杜卡表示,由於沒有看到相關證件,他無法證實中國商人所出具的砍伐令真是克欽獨立軍高級軍官所發。
  針對這起事件,《環球時報》記者7日致電中國外交部新聞司。外交部發言人洪磊7日在記者會上說,我們註意到有關報道,目前中國駐緬使領館正在核實瞭解情況,並將會同緬方妥善處理此事,維護好中緬邊境地區的正常秩序,我們也希望並相信中國公民的合法正當權益將得到保護。緬甸駐華大使館在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他們剛從緬甸媒體上知道此事,並沒有接到緬甸當局的領事通報。
  緬北複雜形勢滋生“非法伐木”
  這起因非法伐木而導致大批人員被捕事件與緬北特殊的複雜形勢不無關係。克欽獨立軍一名高層人士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緬甸全國從2014年4月禁止原木非法砍伐不假,可合法的伐木生意也是一件極其複雜的事。合法伐木生意要獲得緬甸聯邦政府、緬甸聯邦政府支持的民兵武裝以及緬北武裝的批准,政出多門讓外界搞不清怎麼回事。”他舉例說,在緬甸實皆省的木材,其砍伐是經過緬甸聯邦政府許可的,但運輸經過克欽的時候得向克欽獨立軍納稅。
  雲南省東南亞南亞研究院研究員朱振明7日接受《環球時報》採訪時說,類似情況過去出現過。伐木從緬甸中央政府角度來看是非法的,但克欽邦、撣邦等地區的自治政府往往和雲南一些地方公司簽了合同,中國商人和工人帶著合同過去伐木,從法律角度看,克欽邦是緬甸一個合法的邦,與當地簽訂合同應該合法,但緬甸中央政府不承認這種合同,中國公司不一定搞清楚那麼多。這就使得事情變得複雜起來。
  據《環球時報》記者瞭解,克欽獨立軍的主要收入來自於伐木、經營賭場、玉石買賣和對跨國界貿易收稅。現在克欽獨立軍與緬甸政府軍的軍事衝突原因更趨複雜,其中既有民族矛盾,也有上述經濟利益。比如,緬甸克欽邦地區是世界最重要翡翠產區,但克欽人抱怨沒有從翡翠開采中獲得收益,於是發起游擊戰,趕走緬甸政府軍,由克欽人自行授權開采寶石,而中國個體商人也介入其中。
  除去複雜的政治大環境,《環球時報》記者對緬甸森林資源及背後錯綜的利益關係也頗有感受。緬甸北部的克欽邦,曾經生長著茂密的森林,是世界上柚木資源最豐富的地區。英國殖民時期,殖民者們在當地播下許多柚木樹種,以期得到豐厚回報。20世紀80年代後,包括柚木在內的緬甸木材開始被一些精明的中國商人看在眼裡,他們迅速以直接投資者或合作者的身份進入緬甸,緬北獨立武裝以短、平、快方式獲得不少收入。與此同時,政府軍一些人和地方政客同樣不甘落後,積極與中國商人“合作”,開采當地木材等資源。記者在佤邦與政府軍交界的控制區等地看到,原來的森林早已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橡膠林和香蕉林,還有光光的山地……商人貪婪的行為激起緬甸國內一些人的反感。2005年,仰光的大學生曾走上街頭,抗議緬北地方民族武裝對森林、礦產的濫採濫伐和當局的腐敗。
  事件的發生讓各方都陷入一種困境。作為緬甸友好鄰國,中國方面長期以來一直致力於加強邊境管理,嚴厲打擊包括非法伐木在內的各種違法犯罪活動。緬甸大學生游行事件後,雲南省公安邊防總隊立即作出決定,自2006年3月27日起,所有邊境工作站、邊境檢查站採取切實行動,禁止中方人員非法出境伐木採礦,並對緬方拉運入境的木材、礦產品停止辦理驗放,禁止非法入境,以保證滇緬木材礦產貿易合作順利進行。《環球時報》記者2013年採訪克欽獨立軍與政府軍衝突時,中國方面準備的難民收容所就是一處木材堆積場。當地政府官員告訴記者:“許多做木材生意的商家早就破產了。”
  政府軍會藉機動手嗎?
  “現在緬甸政府把所有的責任全部扣在我們的頭上,顯然是想對克欽武裝進一步實施軍事打擊,這是一個很不錯的藉口。”那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的克欽獨立軍高層人士表達了另一層面的擔憂。
  這種擔憂並非毫無根據。去年11月19日,緬甸政府軍炮擊克欽軍一所軍事學校,造成23人死亡。自那以後,緬北形勢一直很緊張。伊洛瓦底新聞網6日稱,在緬甸政府和少數民族武裝努力談判之際,這起炮擊事件讓和平努力陷入停滯。4日,克欽獨立軍拒絕參加緬甸首都內比都紀念國家獨立的軍隊游行活動。克欽獨立軍官員表示,克欽邦和撣邦的緬甸政府軍正在破壞和平進程,和平不能靠武力和軍事策略實現。
  朱振明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不排除緬甸政府軍利用非法伐木事件打壓克欽軍的可能,緬甸政府軍與克欽獨立軍發生過好幾次衝突,有時候衝突的理由就是阻止克欽軍“把國家資源運到國外去”。從這個角度看,這次也可能不單純是為了伐木問題,可能更多還是為了打擊克欽軍。而且現在緬北政治形勢很不穩定,去年11月19日的事件發生後,雙方都摩拳擦掌,互不相讓。
  【環球時報赴緬北特派記者 邱永崢 環球時報記者 劉暢 王採麗】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chan

xm84xmgn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